少則得與多則惑

宋立民 商丘網——京九晚報 2021-06-24 02:14

“曲則全,枉則直,窪則盈,敝則新,少則得,多則惑”——這是《道德經》二十二章,講委屈、矯枉、低窪、温故、知足即“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”的道理。“不爭”,説起來容易,做起來卻是難上加難,因為同在平凡的人間,同為血肉之軀,“錯誤總是難免的”。

閒來無事,筆者有時候也替鐺鋃入獄的官員們思考:終日一呼百應、燈紅酒綠、日進萬金的日子,突然被低眉俯首、“吃糠咽菜”“動輒得咎”所取代,該是如何得生不如死!

然而,看看他們的造孽,也沒有什麼值得悲憫的。尤其是管扶貧者貪墨,管藥監者造假,造牛奶者摻毒,十惡不赦,應該罪加一等。

日前,看到某女貪官的“貪腐創新”,歎服而且鄙夷。6月22日,《檢察日報》刊文《貪財、信佛、愛美將她拉下馬》,説的是內蒙古滿洲裏市原市長許愛蓮,接受某承攬工程的企業主行賄200餘萬元,同時接受間充質幹細胞注射以抗衰老——企業主支付了兩針費用30萬元。只打了第一針,因害怕被查處,無福消受第二針。辦案人員問及受賄錢款去向,許美女曰自己信奉佛教,部分錢款已捐給寺廟。後經寺廟住持證實,其中部分捐款收據系虛開。

嗚呼!眾人皆知佛門乃清靜之地,無奈美女“官威”大,也只好虛開“善款”收據,哀乎哉?哀矣哉!連求神拜佛也成了轉移贓款、掩人耳目的“行為藝術”,“父母官”的子民們能不能安居樂業,還用得着解析嗎?

所以,在“管扶貧者貪墨,管藥監者造假,造牛奶者摻毒”之外,筆者要補充一條——“拜佛者洗錢”。

上學期講藝術概論,兩次説到弘一法師李叔同——講過N多遍,還是慼慼有所感:1918年6月下旬即103年前的此刻,李叔同提前進行了音樂與圖畫課的考試,而後將自己所有的財物分贈他人——其篆刻半月前已經贈與西泠印社;以前的油畫寄去了北京國立美術學校;金錶、摺扇、書法藏品留給了夏丏尊;畫譜、繪畫理論的書籍留給了弟子豐子愷;樂理書籍、曲譜和大批自己的書法留給了劉質平……而後帶着幾件衣服去虎跑寺正式出家。視其1942年10月13日(農曆九月初四)在泉州圓寂的照片,身上的舊僧袍已經看不出顏色,幾近“鶉衣百結”。

不説時下,即便在當時,李叔同書畫、篆刻已經是價值不菲。然而,“少則得,多則惑”,大師深知何謂真得失,何謂真富貴。這才是不折不扣的“佛門”與“善哉”,因此,“重振南山律宗祖師”的稱謂絕非浪得虛名。

相形之下,打着15萬元一次美容針的許愛蓮之“信奉佛教”是怎樣的貨色,與我博大精深的佛教文化是否有一毛錢關係,確乎也不必解釋了。

弘一法師多次書寫《華嚴經》偈語:“不為自己求安樂,但願眾生得離苦。”字跡瘦勁有力,行筆凝重,穩健內斂,含而不露。這是悟透人生之後的總結,也是對於前往朝拜的後人的警醒。那些打着“公益”與“信佛”的幌子,掩蓋自己做賊心虛的貪婪之輩,哪裏明白“少則得”與“多則惑”的道理!

弘一大師病危之際手書之偈語曰:“君子之交,其淡如水。執象而求,咫尺千里。問餘何適,廓爾忘言。花枝春滿,天心月圓。”這幾句與柏拉圖《斐多篇》裏記載的蘇格拉底喝下毒藥的最後時刻異曲同工:“蘇格拉底摸了一下他自己,説等藥力抵達心臟,他就完了。他已經開始變冷……説出了最後的話,‘克里託,我必須向阿斯克勒比俄斯獻祭一隻公雞;千萬別忘了’……這就是我們這位朋友的結局,我認為他是我們這個時代所有人中間最好、最聰明、最正直的人。”

編輯: 田戈   責任編輯:李瑾瑜

推薦閲讀

返回頂部

Copyright 2003-2016 商丘網 版權所有

首頁  |  商丘  |  專題  |  網視  |  圖片  |  金融  |  房產  |  汽車  |  教育  |  健康  |  旅遊  
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 應天時評
少則得與多則惑
2021-06-24 02:14   宋立民   商丘網——京九晚報   我要評論 

“曲則全,枉則直,窪則盈,敝則新,少則得,多則惑”——這是《道德經》二十二章,講委屈、矯枉、低窪、温故、知足即“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”的道理。“不爭”,説起來容易,做起來卻是難上加難,因為同在平凡的人間,同為血肉之軀,“錯誤總是難免的”。

閒來無事,筆者有時候也替鐺鋃入獄的官員們思考:終日一呼百應、燈紅酒綠、日進萬金的日子,突然被低眉俯首、“吃糠咽菜”“動輒得咎”所取代,該是如何得生不如死!

然而,看看他們的造孽,也沒有什麼值得悲憫的。尤其是管扶貧者貪墨,管藥監者造假,造牛奶者摻毒,十惡不赦,應該罪加一等。

日前,看到某女貪官的“貪腐創新”,歎服而且鄙夷。6月22日,《檢察日報》刊文《貪財、信佛、愛美將她拉下馬》,説的是內蒙古滿洲裏市原市長許愛蓮,接受某承攬工程的企業主行賄200餘萬元,同時接受間充質幹細胞注射以抗衰老——企業主支付了兩針費用30萬元。只打了第一針,因害怕被查處,無福消受第二針。辦案人員問及受賄錢款去向,許美女曰自己信奉佛教,部分錢款已捐給寺廟。後經寺廟住持證實,其中部分捐款收據系虛開。

嗚呼!眾人皆知佛門乃清靜之地,無奈美女“官威”大,也只好虛開“善款”收據,哀乎哉?哀矣哉!連求神拜佛也成了轉移贓款、掩人耳目的“行為藝術”,“父母官”的子民們能不能安居樂業,還用得着解析嗎?

所以,在“管扶貧者貪墨,管藥監者造假,造牛奶者摻毒”之外,筆者要補充一條——“拜佛者洗錢”。

上學期講藝術概論,兩次説到弘一法師李叔同——講過N多遍,還是慼慼有所感:1918年6月下旬即103年前的此刻,李叔同提前進行了音樂與圖畫課的考試,而後將自己所有的財物分贈他人——其篆刻半月前已經贈與西泠印社;以前的油畫寄去了北京國立美術學校;金錶、摺扇、書法藏品留給了夏丏尊;畫譜、繪畫理論的書籍留給了弟子豐子愷;樂理書籍、曲譜和大批自己的書法留給了劉質平……而後帶着幾件衣服去虎跑寺正式出家。視其1942年10月13日(農曆九月初四)在泉州圓寂的照片,身上的舊僧袍已經看不出顏色,幾近“鶉衣百結”。

不説時下,即便在當時,李叔同書畫、篆刻已經是價值不菲。然而,“少則得,多則惑”,大師深知何謂真得失,何謂真富貴。這才是不折不扣的“佛門”與“善哉”,因此,“重振南山律宗祖師”的稱謂絕非浪得虛名。

相形之下,打着15萬元一次美容針的許愛蓮之“信奉佛教”是怎樣的貨色,與我博大精深的佛教文化是否有一毛錢關係,確乎也不必解釋了。

弘一法師多次書寫《華嚴經》偈語:“不為自己求安樂,但願眾生得離苦。”字跡瘦勁有力,行筆凝重,穩健內斂,含而不露。這是悟透人生之後的總結,也是對於前往朝拜的後人的警醒。那些打着“公益”與“信佛”的幌子,掩蓋自己做賊心虛的貪婪之輩,哪裏明白“少則得”與“多則惑”的道理!

弘一大師病危之際手書之偈語曰:“君子之交,其淡如水。執象而求,咫尺千里。問餘何適,廓爾忘言。花枝春滿,天心月圓。”這幾句與柏拉圖《斐多篇》裏記載的蘇格拉底喝下毒藥的最後時刻異曲同工:“蘇格拉底摸了一下他自己,説等藥力抵達心臟,他就完了。他已經開始變冷……説出了最後的話,‘克里託,我必須向阿斯克勒比俄斯獻祭一隻公雞;千萬別忘了’……這就是我們這位朋友的結局,我認為他是我們這個時代所有人中間最好、最聰明、最正直的人。”

編輯: 田戈   責任編輯:李瑾瑜
  相關閲讀:
百姓呼聲 進入頻道 >>
燃氣管道泄漏 10分鐘...
太不安全了 這個井蓋...
高考前幾天如何過?專家這樣支招
如何轉移續交養老保險 這次搞清楚了
精彩圖片 進入頻道 >>
視覺新聞
工作人員在智能化指 ...
舉辦“青春心向黨 紅...
商丘市全國書畫攝影 ...
黨媒推薦 進入頻道 >>
    版權聲明:商丘日報報業集團版權所有,未經書面授權,禁止複製、轉載或建立鏡像等。聯繫電話:0370-2628098
關於我們 | 廣告服務 | 誠聘英才 | 網站地圖

主管:中共商丘市委宣傳部 主辦:商丘日報報業集團 商丘網聯繫電話:0370-2628098

    河南省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:0120156001 豫ICP備05019403號 公網安備 41140202000008號     

12321網絡不良與垃圾信息舉報受理中心  12318 全國文化市場舉報網站  公安部網絡違法犯罪舉報網站